丁渝洲


(嚴達偉攝 遠見雜誌提供)

出生日期:民國33年3月15日
畢業屆次:縣中第10屆
主要經歷:

  • 陸軍官校35期
  • 三軍大學陸軍學院、戰爭學院、兵學研究所
  • 陸軍排、連、莒、旅 步校校長
  • 陸軍官校校長
  • 陸軍總部參謀長
  • 陸軍第八軍團司令
  • 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局長
  • 國家安全局局長
  • 國家安全會議秘書長

現任職務:

  • 後備陸軍二級上將
  • 台灣戰略模擬學會榮譽理事長
校友丁渝洲為民國48年畢業於頭城高中第十屆之校友,現任後備陸軍二級上將及台灣戰略模擬學會榮譽理事長。本文摘錄於民國93年出版,由丁渝洲口述,汪士淳撰寫之《丁渝洲回憶錄》。此書記錄著他的奮鬥歷程,及他為國家所付出的青春、心血與忠誠,為國家提出建言,也是為個人榮譽奮鬥,他將以最誠摯的態度面對自己、社會及讀者。        

「我寧可在戰場上犧牲生命,也不願為當官而犧牲人格。」--丁渝洲

我生長在一個極為平凡的家庭,卻給了我最好的人生觀。由於自己的學識、資質都很平凡,再加上自幼在宜蘭鄉下長大、毫無背景的狀況下進入軍中,從最低階的少尉晉升到上將,又意外擔任國家的最高情治首長,我對自己的一生覺得相當幸運、相當滿足,也知道惜福。     
台北縣重劃後,三星鄉成為宜蘭縣的一鄉,我們家從此在宜蘭生活了二十多年。父親丁履誥、母親馬冰若都在小學任教,隨著父母親在縣裡調動,我先後住過大埔、天送埤,我們家境極差,先後住在豬圈旁及四坪大的小宿舍,我的三妹宜蘭及小弟原滄陸續出生,一家七口就住在斗室裡。父母親後來調到南澳,南澳是在蘇花公路中途的山地鄉,我當時生了一場大病,二妹又氣喘,南澳醫療資源缺乏,父母親只好再設法請調,終於在南方澳落腳。我在那裡的南安國民小學畢業,考取宜蘭中學後每天通勤,那是一件很苦的差事,光是轉車就要花很長的時間。          
我初一初二很多時間都花在通車上,初三時父母奉調宜蘭市任教,我家這才搬到宜蘭市,住在十二坪大的宿舍裡,一住就是十幾年。突然我的時間多了起來,就沉迷於打籃球,高中考進頭城中學,依然在打籃球。頭城中學的運動風氣是宜蘭縣最好,我從高二開始擔任籃球隊隊長,我們的球隊雖然是高中球隊,但在宜蘭縣裡的社會組也打到第二名,還有隊員日後成為國手。           
最後我決定投考軍校,跟父母親商量,母親不太贊成,因為我是家中長子,從小到大沒有離開過家,一下子離鄉背井到那麼遠的地方,她很不放心,但在保證全力以赴及照顧之下,他們終於首肯了。父母親鼓勵我,既然要讀軍校,就不要怕吃苦,不能半途而廢。         
回想三十多年的軍公職生涯,充滿了意外與感恩。我自陸軍官校畢業後,一步一腳印地埋頭苦幹,在兩年金門、兩年台灣的輪調中,先後五度駐防金門,從上尉、少校、中校、上校到少將,都在金門晉升,所以對這裡充滿了感情。         
就一個軍人來講,我歷練了許多職務,在每個職務中所想的所做的,都是為了維護台澎金馬的安全,雖然沒有機會為國家在戰場上效命,但在每個職務上都能為國家盡忠。   
我們一生的成敗,有些方面可以操之在我,那就是專業的素養、敬業的態度,以及高尚的情操;不能操之在我的則是機運。前者具備的條件越好,機運相對也越高,只有自己充分做好準備,才能隨時把握每個出現的機會。              
從步入軍中起,我只有簡單想法,就是盡可能把每件事做到最好,不要讓長官操心,也不要帶給部屬困擾,希望做每件事永遠比長官想得快一點、好一點,我一生就在點點滴滴的自我要求中成長,所以在軍中,我有時被稱為「點滴將軍」;我也常強調「一夜精神」,今天晚上能完成的事就不必等到明天,而被稱為「拚命三郎」。在如此單純的理念下,腳踏實地走過漫漫軍公職生涯。    
退伍之後一轉眼,就要滿六十歲了,回顧這一生,沒有父母、家人的全力支持與鼓勵,以及長官的提拔,絕不可能有今天。        
我自己雖然很努力,但也相當幸運。誠如一位長官所言:「軍人是英雄的事業,同時也是無情的事業。」在每個重要的軍職上,不能有重大的挫折,否則軍人的事業隨時都會中止。這不比政界的公職選舉,選輸了可以重新再來,軍人如果發生挫敗是沒有下一次的,只有回家。所以,我很幸運,也知道感恩惜福。    
前些時候,我帶著弟弟的孩子回到宜蘭市參加高中同學會,臨時想回渭水路的家看看。那是宜蘭縣政府的宿舍,僅僅十二坪大,我們一家七口卻住了十五年,搬離那裡後轉瞬之間又已三十年。           
大門深鎖著。我從斑駁的牆外往裡看,窄小宿舍依舊,只是已經長久沒人住了。當年那個籃球少年抱著籃球跑進跑出的身影已然模糊;父母親倚門盼歸,全家熱熱鬧鬧地在陋室裡笑鬧悲歡的種種回憶,卻陣陣湧出,在胸中波動起來。        
對我而言,這就是我的原鄉,我尋找逝去日子之地。宜蘭,我記憶的起點。


1987年元旦,由蔣仲聆總司令(左)授與少將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