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負山靈-周澄

出生日期:民國30年10月16日
畢業屆次:縣中第8屆
簡歷:

  • 周澄,字蓴波,一九四一年生於台灣宜蘭縣。
  • 十四歲入頭城八六書畫會,隨康在山先生習詩畫。
  • 一九六一年就讀師範大學藝術系時,侍江兆申先生研習書畫篆刻並讀文史詩詞。
  • 篆刻作品曾獲全國第七屆美展第一名,中山文藝創作獎。
  • 國畫曾獲得鯤島山水畫展第一名,吳三連文藝創作獎,中興文藝獎,歷史博物館金質獎章。
  • 書畫篆刻作品曾在國內個展十餘次,在英、美、加、日、韓、中國大陸等地美術館、博物館、畫廊個展多次。二○○三年十月三十一日應邀在北京故宮博物院繪畫館展出書畫篆刻。二○○六年元月十二日應邀於南京江蘇省美術館舉行書畫個展。
  • 曾授書畫篆刻課程於台灣師範大學、台灣藝術大學、文化大學等藝術系所,現為淡江大學蘭陽校園駐校藝術家。
  • 歷任『全國美展』籌委及評審,『全省美展』評審,及省市美術館審委。
  • 現任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品徵集委員,國立歷史博物館美術文物評鑑委員。台灣印社社長,西青硯友會會長,元墨畫會創會會長,長河雅集會長、宜蘭縣美術學會顧問。
  • 一九九九年三月獲得英國牛津聖喬治大學榮譽藝術學博士。二○○三年十二月獲頒台灣藝術振興院院士。二○○六年一月獲江蘇省國畫院聘請為特聘畫師。
  • 著作:
    《周澄書畫篆刻集》、《周澄山水畫集》、《周澄山水畫法》、《黃山記游冊》、《山清氣爽工筆山水冊》、《雲淡風清山水畫集》、《周澄印譜》、《周澄作品集》、《過眼皆為所有周澄作品集》(北京故宮博物院編,紫禁城出版社出版)、《周澄書畫作品集》(北京榮寶齋出版社)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山水是我繪畫生涯中最鍾愛的對象,從小就與它很接近,也很熟稔。因為我家就住在礁溪五峰旗的山腳下,附近的山就是我的世界,也因而與山建立了深厚的感情。尤其是五峰旗瀑布,是我游蹤常到的地方,每次去給我的感受總不相同。記得上了大學以後,約得幾位同窗上山,在晨曦微茫中出發,一口氣爬到最上層瀑布底下,驀然見到一道彩虹,橫跨在斷崖之間,燦爛奪目,美極了。雖然以後常去,卻再也沒見著,在我心中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幾次在畫中想將當時的情景表達出來,總是不能順心,但是卻留下兩首不純熟的記遊詩,其一:「五峰如幟徑如腸,荷月登臨不勝涼。石潤苔青崖靈峭,蟬鳴日熾客輕狂。無心散玉凝虹彩,閑聽奔雲奏樂章。塊壘方消情不舍,龍湫化作玉瓊漿。」其二:「天降玉龍千尺湫,偶臨翠秀五峰幽。晴空忽作風雷雨,危壁如奔虎馬牛。小坐林蔭情戚戚,時聽鳥語韻悠悠。泉頭覓句消長夏,嶺上白雲任去留。」事隔多年,翻出看看,詩境雖然不高,而那份熱愛大自然的情感,依然可愛。又有一次,從台北返鄉省親,路過八堵,細雨霏霏。車抵福隆,驟雨忽至,剛到大里隧道,雨急風緊,如倒瀉天河般的滂沱傾注,煞是驚人。到了火車站雨勢漸息,一片清新,逼人而來,遙望草嶺,素練千條,奔騰飛瀉,蔚為奇觀。至此才恍然悟得「山中一夜雨,樹梢百重泉」的情趣。平日往返期間,只覺此地依山臨海,嶔崎巍峨而已。而此情此景,如未曾身歷其境,豈能給我帶來畫裡新穎的體裁。  
因此我常想,山水勝境,只有我自己去感染,才能體會到其中奧妙。而特殊情景,往往可遇而不可求,所以文人雅士都喜歡尋幽探勝,雖然批蓁莽、歷險阻,沿途攀登跋涉而不辭辛勞。所謂“仁者樂山,智者樂水”,有極深的哲理。每當登臨高峰絕頂的時候,俯仰上下,山勢綿亙,平原蒼茫,帶給心靈的感受極深。而振衣濯足,枕石觀雲,可以寄情托懷,鼓蕩元氣,當與山靈交會的一剎那,則披襟放歌,生死之事,榮辱之心,早已忘懷。能寫文章者,描述山壑之雄奇,流水之婉柔,梵鐘響答,伐木丁丁之幽;而能畫者,則寫其煙雲幻滅之態,猿鳥自得之情,從此醞釀鋪陳,盡情傾吐,使這個世界更美、更善、更真。         
山水本身並不具感情,而這種感情乃出於與它相接近的人們,接觸得越深,則感情越厚。當我們與山水在感性上能交流以後,那麼山川不但可以觀賞遊樂,可以擇地而居,甚至可以做朋友,交為莫逆,進而啟發知性,帶給精神上生活的充實。所以山水畫造詣很高的作者,無論眼前、胸中、腕底,無非都是山水。假使只是略取山川的形貌,不深相感應,就不能冀望靈氣附注於你的筆底。當作畫含毫遠思之際,丘壑煙雲,回蕩沖激,充滿胸中,雖然閉門不出,而經營佈局,天造地設,不會違背山川自然的理路與情趣。因此靈性的交通,是繪畫的生命,如果不力學深思,沉潛陶鑄,以開啟自己的靈性,那麼山與水又與人有何關涉呢?     
從事藝術工作,往往不敢奢談理論與結局,因為是在技法上不斷地揣摩,境界不斷提升,性靈上不斷蒙養,精勤不懈往前邁進,永無休止。今天自己以為得意的作品,明日看來就未必滿意。其間並非無所得,只是一點一滴的累積和取捨,讓涓涓的細流,?成波瀾壯闊而已。     
我曾經刻了一方閑章,印文即「不負山靈」,常拿來為畫押角。靈是通忽兩間,虛無飄渺,充塞宇宙的神秘感覺,人只能以感應與其神會,所以精誠可至,乃可通靈。記得陸放翁反故廬的詩中有「山靈喜我馬蹄輕」的句子,真是物我相知,情義真合,交挈之厚,由此可以想像。我既然從事山水畫,當然不能辜負山靈,所以就拿它來鞭策自己了。 

慶祝母校六十週年校慶特錄創校校長盧纘祥先生遊草嶺詩   周澄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