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文雄

出生日期:民國28年3月30日
畢業年度:縣中第6屆
主要經歷:

  • 國立中興大學法律系
  • 中華民國法律研究學會候補理事
  • 國立中興大學法律系所校友會第
  • 101112屆候補理事
  • 淡江大學蘭陽學園籌備委員
  • 台北市宜蘭縣同鄉會總幹事擔任19年
  • 仰山文教基金會第一、二、三屆董事、榮譽董事
  • 台北市民德國小家長會長六年
  • 國際聯青社台北中正社創社長

現任職務:

  • 台北市宜蘭縣同鄉會理事
  • 國際聯青社台北蘭菁社創社長兼社長
  • 北宜捷運系統促進委員會總幹事

   校友簡文雄畢業於民國47年縣中第六屆,現任台北市宜蘭縣同鄉會理事及國際聯 青社台北蘭菁社創社長兼社長。本文摘錄於民國91年出版之「蘭陽季刊」中,為 記者緣文對簡文雄專訪之文章。

  「我想要活得有價值,受人由衷尊敬,不是建立於擁有外在的職位錢財,而是要有崇高的品行,善良的心地,無私的情懷,親切的待人,真誠的個性,剛毅的精神,樸實的生活態度等人格特質,才能令人如沐春風,長久敬仰。」 ---簡文雄

我出生在二次大戰期間,父母雖受日式教育,但當時民間重視漢學,所以我的父親從小熟讀四書五經。在我成長過程中,深受傳統儒家思想家教的影響,重視精神層面的提昇和修為,做任何事情全力以赴,認為只要有毅力,凡事必成,人的毅力可以超越身體。為籌備同鄉會在台北成立三十週年慶,而積勞成疾,身心遭受極大磨難。受到這次打擊,讓我認識到人的渺小和有限,畢竟人是肉身所造,身體不好,從有堅強的毅力無生活品質,「健康」是不可或缺的要素,那才是我們生命中最重要的資產,因為失去了健康,縱然擁有財富、地位、名望和權力也是沒有用的。這次雖是我人生的重大打擊,但感謝上蒼,這只是一場有驚無險的打擊,在承受肉身苦難的過程中,我對人生有了更深一層的領悟。覺得人生苦短,有幸生存於世,要好好運用健康的身體,更要做有意義的事,人生才有價值。我想生命不在長短,而在於做多少有益於人群的事和發揮多大的影響力而定。

世,要好好運用健康的身體,更要做有意義的事,人生才有價值。我想生命不在長短,而在於做多少有益於人群的事和發揮多大的影響力而定。         
在復健期間,我常陷入回憶,想起在農業社會的傳統家庭裡,父母對子女無怨無悔的付出,愛在無言中,那種無私精神非常可貴,兒女在這種良好環境下成長,人格特質自然健全。也許是現在社會價值觀混淆,許多人心性迷失方向,使我特別懷念台灣早期純樸善良的社會風氣。每天看報上的天災人禍,深覺人生無常,名利權勢雖然迷人,但放眼歷史長河,一切都是過眼雲煙,短暫而虛幻,然而許多人終其一生,費心追求財富權勢,不擇手段,為人不齒,終於墜入可怕境地。我想要活得有價值,受人由衷尊敬,不是建立於擁有外在的職位錢財,而是要有崇高的品行,善良的心地,無私的情懷,親切的待人,真誠的個性,剛毅的精神,樸實的生活態度等人格特質,才能令人如沐春風,長久敬仰。              
一生中遇到許多貴人,要感謝的很多,所以時時心存感恩。其中影響我最深的是父親,他對待子女雖然嚴肅,但回頭看他善惡分明,辨別是非的教育讓我一生受益良多。在嚴格的庭訓下,養成我剛直的個性,追求公平正義,覺得人生在世,應盡其所能行善助人,心中不能有一絲惡念,生命的道路才不會偏差。非常感謝父親以身作則的言教身教,為我的為人處世奠定良好的基礎。老人家令我佩服的還有他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,除了從年輕時就養成每天花數小時看書的習慣外,到高齡八十多歲時,還勤於背誦英文單字,學習文法,好學求知的精神無人能及。   
步入社會後,有幸追隨留日的名律師劉旺才先生,在他的律師事務所工作,他和我的父親是同學,身上散發著日本人敬業嚴謹的做事精神,對待我也是嚴格要求。記得有一次他要幫一位斷了筋骨的客戶寫狀子,不知道他傷掉的那根筋骨醫學上的名稱,要我去解決,在非常短暫的時間內,查字典外,又跑到重慶南路的東方書局找人體圖表查看,得不到正確的答案,最後跑到阮陵街徐外科請教,醫生告訴我那叫「鎖骨」。事後劉律師問我如何查知答案?據實以告,他點頭嘉許,輕聲說那還差不多。接受他嚴格訓練,讓我後來出社會工作信心增強,遇到困難的事不會害怕,覺得天下無難事,凡事冷靜理性面對,必然可以走出困境。聲音大,好勝心強和企圖心強的劉律師,在我的工作領域,做了難能可貴的示範。      
我相信天理和因果,所以教導孩子不期望他們成大功,立大業,在人生路上要求他們規規矩矩做個好人,就是我最大安慰。                 
現在社會風氣敗壞,人心不古,很多人自私、短視、現實、功利。由於心性出了問題,外在的行為就產生偏差,最後是害人害己。社會上這種自食惡果的借鏡很多,都可以作為我們教育子女引以為警惕。所以我要孩子們保持忠厚本性,誠懇待人,真實慈善,良心安穩,奉行「親君子、遠小人」的古訓,堂堂正正做人,慶幸的是兒女留日、留英學成返國做事,他們秉持父母教誨,都能保有中國人傳統善良的道德觀念、本分在工作崗位上努力。
人生不但有善惡,而且複雜多變,我最樂見的是離居外地的宜蘭鄉親,不僅事業有成,而且為人做事能始終如一,保持蘭陽人純樸忠厚本色。最不樂見的是離鄉的蘭陽人失去宜蘭人應有的風格,受外在環境污染,心性變質,功利、現實、迷失方向。                
我希望宜蘭的年輕人不要忘記早期農業社會的固有美德,人與人之間真誠交往,追求儉樸實在的生活,認真向上,努力工作。也不要忘記老一輩的宜蘭人在堅苦中成長,他們剛毅卓絕的精神,我希望下一代的年輕人能夠繼承,只有學習心強,勇於奮鬥,人生才能走出坦途。